暗中引诱【第十章】(HE)

前情提要:王源和王俊凯去中环看烟花,不得不感叹世态薄凉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人世中,你是唯一清晰的面孔
  你背上有很多很多的稻草,我万万不忍心成为其中一根。我站在你身侧,悄悄地,不让你察觉地,拾走一根又一根稻草。
  那是他最后一次看烟火。
  那天夜里,他和王俊凯带着欢声笑语满载而归,却等来紧闭家门。王源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,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和那个白子歌的画箱,看了许久,隔壁的租客告诉他:“快去医院吧,白小姐出事了。”
  等王源和王俊凯匆忙赶到医院的时候,白子歌因为抢救无效,离开了人世。
  泰勒坐在走廊空荡荡的椅子上,双眼不满血丝。看到王源的那一刹那,他高高扬起手臂,巴掌重重落到他的脸上,声音清脆异常。
  王俊凯错愣,他伸手护住王源。
  医院清冷的白炽灯冷冷地照在深色的地板上,悲欢离合总无情。
  白子歌是在去找王源的路上出的事,她害怕王源被王俊凯强行带走。此时,迎面而来的大卡车,她惊恐地转过头去,来不及留下只言片语。
  而那个时候,王源正坐在王俊凯的摩托车上从一旁呼啸而过。他还说着:“出车祸了啊,真可怜。”
  他最好的朋友被送往医院,在生死间徘徊的时候,他正身处中环的人山人海里,仰头感叹这个城市真是年就不衰的美人。
  王源内心悲痛,直直地在走廊上跪下。哭得肝肠寸断,恨不得就此撞死在墙上。
  白子歌被送去火化,这个城市很少有人土葬。王源给她办了一场葬礼,王俊凯也有出席。他穿着黑色的西装,王源一眼就看到了他,可是他的脚像被钉了钉子,一步也挪不开,于是只能挪开自己的视线,假装不认识这个人。
  哀乐阵阵,灵堂里放着花圈和灵牌,他和他之间,许多不曾说出的山盟海誓,也只能这样了。
  王俊凯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,他真正不能原谅的其实是自己。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,只要看到他就像看到自己令人憎恨的欢声笑语。仿佛时刻提醒着他曾做过多么可恨的魔鬼。
  王源明白, 他们都在一夜之间明白了很多。
  焰火在夜空中绽放,将所有的往事一并带走,燃烧成灰烬。
  十二月过去,王俊凯找过王源几次。他每日站在门口敲门,泰勒曾开过一次门,将王俊凯拦在门外,只说:“王总,各人有个人的命,他的孽,就让他一个人承担吧。”
  “如果他真的有错,也是因为我执意要带他去中环的。”王俊凯鞠躬:“我想和他一同分担。”
  “你拿什么替他分担呢?”泰勒冷漠地问,“这个世界上本就如此,能同享的,只有富贵。”
  王俊凯站在门口伫立良久,没有能等到王源。
  他曾信誓旦旦,无比坚定地说,我绝不离开他。
  他本来就不属于他,早该离开了。他和他的缘分早该止步,他们俩个本来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。他们依然隔在云端。
  王俊凯离开前,在门上贴了一个字条,上面工工整整地写了三个字:对不起。
  王源在门前站了许久,最后才决定伸手去扯下那张纸条,却一点力气也没有。最后他缓缓蹲在门前,呜咽着哭起来。
  认真算起来,他和他的缘分,也是由一句“对不起”开始的。
  王源也没有告诉王凌,只是静静地在这个地方住着。
  其实当他决定留在这里的时候,就已经没有了以前的豪情壮志,也没有以前那许许多多美好的未来,离开了这里,现在又回到了这里。可是到现在竟然一无所有,白白蹉跎了这些年。
  时间啊…
  真的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,好的坏的都是风景,别怪我贪心不愿意醒,争不过朝夕也争不过往昔,这是我半梦半醒着……
  他在这里找了一个翻译的活,按日新算,工资挺高。
  这样过了一年。
  他起初有点不习惯这里的甜食,因为毕竟太久没回来了。但是久而久之,也都渐渐习惯了,也渐渐爱上了。这个周末他去海边看夜景,对面的灯火阑珊,繁华美。
  他趴在石头砌成的栏杆上,望着身下的海,眼睛酸酸的。可是视线刚移开,眼泪就掉下来了。
  一个人的日子过久了也难免寂寞,冷清。
  同事们也给他推荐过谁谁谁家的姑娘,可是他就是不谈恋爱。
  因为,始终没办法和别人谈恋爱。
  成千上万个路口,总有一个人要先走…
  王俊凯,他在无数个失眠的夜晚,看着窗外的太阳升起。王源想,实在是太难了。
  忘记你,忘记过去,实在太难。
  人世间的相逢离别,就像天上的云,聚散无常。
  夜已经很深了。
  飞机在云层中穿梭,机舱内灯光黯淡,旅客们大多都睡了,一片寂静。
  王源带着眼罩去睡,嘴角弧度微微上扬,大概是做了什么美梦。睡着的他神色放松,脸部的线条柔和几分,不似醒着时,脸上用挂着一股冷淡和狠劲,有一点野性,有一点倔强。还有一点狡猾,有一点戒备,给人不好靠近的感觉。
  分明还没多大啊,过得这么坚硬,该有多累。
  苏良收回目光,将他身上滑下去的毛毯拉上去。一角掖到他后背固定住。
  苏良毫无睡意,头顶的阅读灯开着,手中一本厚厚的英文小说已经看到了三分之二。他有些烦躁,推开窗板,窗外是无边无际的黑暗。再等五个小时,他们将重返故乡!
  这次不同的是
  ——王俊凯结婚!
  ——新娘是王璐璐!
  ——他放弃王源了!
  ——他明明答应过王凌会爱王源一辈子的,他明明答应过的……
  那些愤怒的,绝望的,悲伤的话,字字诛心,言犹在耳。
  人都好像习惯对于喜欢自己的人残忍,
  你总是不肯相信我,说了多少次我爱你。你总当我在撒谎。你对于无动于衷的人赴汤蹈火,对于赴汤蹈火的人无动于衷。
  然而没有什么,你的累,是我的。
  就如,你的爱,是我的。
  你的累是我的。
  你的心计是我的。
  你的天罗地网是我的。
  你的圈套和阴谋,是我的。
  你也是我的,王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王俊凯。
  他们在清晨抵达机场,人不算太多。苏良对王源打了声招呼就坐出租车回家了——告诉他,王凌会在五分钟之后来接他。
  五分钟后,王凌的那辆显眼的卡宴tobor停在他面前。
  王凌从车里下来,温柔地开口:“终于想开了?”
  他笑起来轻轻说:“怎么不睡,这么晚了。”
  “哥,我……。”
  “先上车再说。”
  王源闭着眼,也懒得理他瞬间的深邃,仿佛刚才那段对话,从来没发生过。
  王凌的手悬在半空中。这样的王源,他越来越搞不懂了——
  神秘,聪明,偶尔带一点狡黠,眼神里有说不出的情绪。
  看不懂,也不想懂,他怕一懂就会懂得太多,多到不能接受。多到他这个哥哥什么也阻止不了太多事情。
  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虽然有点虐,但是我依然希望你们宠我~

评论(7)
热度(27)

© 钢厂顾霸天 | Powered by LOFTER